一種展望:究竟中國在那種層面進行著鬥爭以及為何承受著這樣巨大的全球挑戰?●dazhongge(2010.12.15) 【Comment】 多謝網友艾莉兒的提供分享。 我們可以將本文和理念之爭挑戰國際經濟秩序●VOA(2010.12.103)進行比對,看看中國人的思考模式(不是結果)和西洋人是否不同,WHY and HOW? 本文不斷強調:中國vs資本,也拐彎的否定自由民主,更提出「即使我們成功摧毀了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究竟我們是作了一件好事,還是一件壞事?」「如果我們摧毀了雖然暴露出腐敗和專橫的這個政權,我們究竟在人類的那個地方能夠再找到一個足以抵抗全球資本影響的力量呢?」「中國在探索的是一條,讓人類繁榮,但絕不讓人類在資本面前徹底淪陷的道路…」,不是另一種鼓吹「中國國族主義」的文章嗎?若不是網軍、五毛黨,就是更可怕的義和團。 作者說「一切都可以討論」,那關在秦城監獄不能去挪威奧斯陸領獎的是誰? 作者只要問、該問的是: 資本國家的一般人,可以選總統與國會議員;中國的總統與是誰選的?他們天大的權力是誰給的?和一般中國人有什麼關係? 人們心靈的演變,有類似禪宗那種「見山見水」的三階段:學習同一件事情,從表層歷經「反」的階段逐漸深層,然後再回復先前,但在其間?裝潢D人翁的心靈已經成長。 中國人直接跳入第二階段,然後以第二階段的老氣橫秋直接否定第一階段;少數進入第三階段的幸運兒,也一樣回頭否定第一階段。這些人都不知,這樣做會破壞了多數人未識禪味者所賴以為生的體制和根本秩序。 據說(可能是華嚴宗說的),釋迦在覺悟後首先說宇宙觀的《華嚴》,後來覺得聽者未經歷基本的紀律與素養,直接演說「第一義」會有問題,聽不懂或誤解,才轉而宣說其他較為淺顯的議題與經義。 糟糕了,還沒唸中學就直接讀大學(卻不唸博士班)的中國人,一旦有錢有勢,絕對是災難。 說起來,也是一知半解的自私心作祟。 一種展望:究竟中國在那種層面進行著鬥爭以及為何承受著這樣巨大的全球挑戰?●dazhongge(2010.12.15) 最可悲的事是:明明人類的死活這樣重大深遠的事情更多的集中在經濟上,而不是所謂的思想和信仰意識層面,可好多人還是不知輕重的認為:中國目前進行的對美式思想的鬥爭,純粹是中國傳統政治意識對人類先進和進步文明的抵抗,頑固,愚蠢,和殘暴地抵抗,是拒不向民主和自由的人類真理的可恥的不投降。這哪裡是政治層面的事啊!!!這裡發生的?房屋買賣C個鬥爭,看似政治的,或者思想意識的,而其深層,卻完全是關係到人類未來死活的經濟鬥爭,而且這樣的鬥爭,甚至完全不是發生在中國和美國兩個國家之間,完全有可能是發生在更為深遠的人類命運的層面上,發生在一個國家(中國)和另外一些極為深遠地意圖之間,並且它可能關係到每一個人,和大家的後代的幾百年內的生活。 也許我這只是危言聳聽,好吧,就算是吧。但至少,故事很長。需要很長的篇幅才能夠講明白中美之爭的真正含義。但,我希望大家能仔細看完我的這些“危言聳聽”的“可能極不靠譜”的文章。 縱覽論壇這些天的論證,有一個很明顯的現象:就是在政治領域內,依然有鬥爭。這是個重大的意象。每個人都天然地認為我有權,有極大的權利,跟政府鬥爭,無論在道德,良心等一切方面,每個人依然都有權利跟政府鬥爭。 換句話說,作為人類的重大的遺產,政治,被全人類認可:人民有權利與政權擁有者鬥爭。這種權利,有全人類的良心和其他事物支撐,有堅實的人類歷史遺產、文化傳統留存,並且在極為深遠的將來都將存在下去。 請問,這點是否有疑問?應該沒有吧。 那麼,請問,這是否意味著,無論哪一種政治形式,哪一種體制,哪一 建築設計 種政府,都將面臨著艱苦的人類博弈和人類政治鬥爭。意味著,從政治著手去統治和奴役人,將永遠面臨著人的阻力。答案應該是:YES! 那麼,請問,如果是你,你考慮去如何駕馭這個世界,駕馭這個人世,駕馭這個每天爭吵,隨時和政權鬥爭的幾十億的人群,你會作何想? 你會忍不住問:什麼時候,我能繞過政治形式,對人類進行駕馭呢!!!!如果繞過了政治形式,那麼哪種形式,適合於統治和駕馭人類,但又有如此精巧和隱密的外觀,以至於人們根本想不到“去對抗”呢? 我想告訴大家的是:與這個大地上的每一個人類分子毫無區別,我也是,依然擁有一個最基本的人類素養:對政治始終懷疑其善意。全人類的精神素養都是這樣的,我們幾乎每一個都對政治持續地抱有堅不可摧的懷疑和鬥爭下意識,但對於經濟奴役和經濟統治,我們卻很少擁有天然地抵觸和警覺。 不要相信說:沒有人意識到上述問題,沒有意識到上述人類文明的重大漏洞。 最近,有個含義深邃的問題,開始在一些頂級的思想家那裡流露出來,有些地緣政治學家開始提出這個問題:如果人類迎來了“國家控制資本”和“資本控制國家”鬥爭的新時代,地緣政治學家到哪裡尋找其對手呢?到哪裡定義自己的敵人呢? 信用卡代償 要明瞭地解釋清楚這個問題,要費很多口實,我試一試: 1政治統治的形式,已經暴露了它的重大的弊端。而實踐已經證明,以資本的方式,對人類進行隱秘的統治和駕馭,將更為高效和安全。資本以自己高妙隱秘的手,組織起全人類來為自己生產,服務。請問,這與政治統治的目的有區別嗎?如果沒有,那,這意味著,人類的重大的精神文明漏洞:存在著另一個“政治統治”的可能性途徑。 2全人類爭奪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是政權嗎???不是!究竟最終,根本不是!是關乎死活的人類經濟和利益。所以,政治,永遠不過是白手套。 3所以,一旦政權或者政府這種形式,對於它的統治來說“不敷使用”的時候,放棄甚至摧毀政治形式,從附體其中達百年的政治形式中脫離,變異和逃離到更為隱秘的形式中,直接進行到最終的形式中,就不是不可能的,就完全是更合理和更高明的。 4如果這個推測是真實的,並且被人實施,那麼百年以後,人類將出現一個從沒有有過的新的塵世生活形態,那裡,將不是“中美兩個國家在鬥爭,為了所謂的霸權,或者為了所謂的思想意識形態,那個時候的人類生活形態將是一種完全嶄新的,大家沒有想像到的,那個時候世界上留下是一堆又一堆的虛弱的國家,無力保護他們的人民的國家,這個國家 G2000奉行對資本不控制,或者不敢控制,不願控制,不能夠控制,或者僅僅隔靴搔癢地裝模作樣地進行控制的經濟政策,奉行著自由。民主的外在,實行著“資本縱橫無忌而大家全不察覺”的真實內在。 有幾個問題最近始終簇擁在我的腦子裡:1為什麼如此虛弱敗象已露的美國,已經不再被資本大規模地扶持?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們決定從美國這個道具中撤離.......2在經歷了以“美國”為形象工程,對全人類國家的長達百年的宣傳、欺騙和貫徹之後,他們全力向人類推動的“資本縱橫於世無阻”的工作,究竟是達到了目的還是遇到了困難,從而,開始對美國進行大規模脫離,對資本進行全面的轉移呢?3為什麼中國遭受了如此重大的壓力?究竟中國獨特的人世道路阻礙了他們什麼呢? 我思索的幾個答案是:1美國不是他們的最終目的,美國像每一個國家一樣,可以拋棄。到時候,被吸吮乾淨的殘渣一樣的美國人民,有可能,淒涼地懷抱著美好的自由和民主信仰下,被拋棄,和其他國家的人們一樣,並不比別處更好。 2無疑,隨著G2的方案被中國的否決,人類史上的一個階段結束了,在某些人的規劃下,美國的衰落,揭開了“在經濟形式中進行人類駕馭”的新階段。過去的一個歷史階段,至少,照他們的進度規劃和渴望,已經完結了。 3中國與美國的地緣政 澎湖民宿治鬥爭,其實也可能同樣可悲。與歐美國家的鬥爭,可能僅僅只是一個方面;這不是中國和美國的鬥爭,是歐美資本和中國這個國家的鬥爭。 因為,在眼下的這個世界上,中國以“國家控制資本”的方式,挑戰著全球資本的神經。精心裝扮下的長達幾十年的美國的自由主義繁榮,被中國一局破功;中國已經成為地上堅實地挑戰他們的謊言的最成功實踐。 更重要的不是,中國的成功是對美國的“通徹心扉”,更重要的是,中國的成功是對歐美資本的“痛徹心扉”的挑戰和打擊。它可能威脅歐美資本的深層意圖。 在全球版圖中,其實已經沒有多少勢力足以對抗資本了,中國是少有的幾個可以抵抗資本的全球控制,抵抗“資本控制國家和一切”的行動的最後但也最大,最成功的勢力了。 所以,這裡,戰略對手不是中國,和美國,也不是專制、集權和自由、民主,而是“堅決要求對人類的資本力量進行控制”的人類渴望和“極力在人世確定下資本縱橫無忌的人類法則”的勢力的對抗。 這裡,不是中國和美國的鬥爭,因為美國已經呈現如此的敗象,但是,美國應該很快就會被拋棄,它僅僅是在最後的利用階段。 即使中國成功摧毀美國的戰略地位,摧毀其霸權,但也無益。因為,主要的人類矛盾已經被深層轉移了。 重要的不是摧毀美國霸權,重要的是“抵抗?九份民宿竀磪遘桯炱惆謅@切”的人類趨勢,因為附體於美國霸權的人,已經開始撤離了,地上“有可能”將只剩一個殘渣或者蛇蛻。 這完全不是“自由與民主”等政治層面的事,這完全是“關乎到人類死活的未來人類命運問題”,關係到“經濟和利益”的未來人類生活道路的戰鬥。 我得說:這非常地“危言聳聽”。 但,我想問的是: 1不受控制的資本對每一個人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2資本會否有這樣的良心和自我限制力量,不去威脅人類?不去渴望駕馭人類?在如此重大和深遠的利益關切面前!!! 3如果地球上,最大的抵抗力量的倒塌,即使我們成功摧毀了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究竟我們是作了一件好事,還是一件壞事? 究竟我們在激烈地爭民主和集權的時候,你確認我們真的就只是在談政治,而不是關係到人類命運的經濟生活法則,並且它絲毫不關係到整個人類的未來? 如果我們摧毀了雖然暴露出腐敗和專橫的這個政權,我們究竟在人類的那個地方能夠再找到一個足以抵抗全球資本影響的力量呢? 究竟我們是乾脆摧毀了這個目前人類的唯一對抗武器,還是頑強捍衛它,並且改善它,削其弊而揚而益? 還有:1通過幾百年的歷史積累,人類資本到達了何種高度?你確信沒有達到一個非常巨大的規模?2這些人類資本究竟在何種程度上可以聯合?你確信在如此重大的利益關 吳哥窟切面前,資本有十足的良心進行自我限制,不去聯合?不去覬覦幾乎近在眼前的權勢和巨大戰略利益? 這些問題,我不回答,也回答不了。 但是如果這些問題被大家深深加以思索的話,就請你在談論民主、集權的時候,仔細斟酌這個問題:究竟這個世界,信仰和民主能夠推動什麼人這樣在全球跑路,宣傳?一個廣告如果不賺錢,也沒有一個資本家樂意去投資。這個世界究竟是在哪種深度和程度上運行在信仰的層面,運行在思想的層面?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是運行在更為深切的關乎各人死活的經濟層面呢? 中國在探索的是一條,讓人類繁榮,但絕不讓人類在資本面前徹底淪陷的道路。你可以不認可這個道路,但是一切問題都可以討論,可以在人類範圍內加以討論和更新,變革,但是,一個嚴峻的問題不可討論:不許資本逃離人類的監管,絕不允許。資本必須為人服務,而不是資本縱橫捭闔著人類。 如果中國倒在人類新世紀的前面,那麼地上將留下一堆軟弱無力的國度,它提供著最弱的監控,僅僅演化為了為全球資本提供著在本地的最低限度的服務和管理的員警,多數人在無形的經濟法則下,虛弱地向全球資本討價還價,而資本在人類的土地上縱橫自由。 ----- 中國政權的正義性,不是一個存在論問題,即,不是說它一但論定就不變,而是說,此時此刻,我們承認它在人類意義上的堅實的正義性。時光流 房屋二胎逝,當人類的主要困境發生了變革,同樣的這種政權樣貌,是否正義,就是一個需要徹底重新評估的問題。 我非常厭惡西方的那種形而上哲學,很明顯很多保持著忠貞的人類良心的人,深受形而上哲學影響,認為可以單憑一點就徹底的認定是非正義。 我最感可惜的就是這些人,他們談論信仰,顯出他們如此可愛,珍貴,值得人深深尊敬,明顯是人類的珍寶,卻被某些事物愚弄,悲涼地談論著一些“親者痛,而仇者快”的事物。他們沒有逝去的人類良心,本來應該成為促進人類整體福利和幸福的利器,卻這樣淒慘的被浪費..... 而到最後,這點上,也包括我,最淒涼的結果就是,我們傾心投入和熱烈維護的“中國戰勝美國”或者“美國戰勝中國”遠景,對他們來說全無所謂,對人類來說毫無意義。 我並不主張你認可我這樣的一番“危言聳聽”,並不主張你同意我的“這番胡扯”。 但,我希望的是,今後,再談起中美,或者,談起民主和集權,至少你能夠將事物放到一個更為深遠的背景中思考,並且至少應該感到“沉默的難以言表的深遠無盡.....” 問題絕不是像你我想得那麼簡單。 2010-12-15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tw/2010-12/02/c_12839226.htm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澎湖民宿  .
創作者介紹

木紋

gguwyvqr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